菲律宾几百万人靠吃垃圾维持生活

导读:当你对着肯德基、麦当劳的鸡腿鸡翅大快朵颐,可曾想过你啃剩下的食物残余会流落到哪里去? 当然是变成垃圾,你理所当然地想。但是在有些国家,跟其他垃圾不同,这些肉类残余可...

  当你对着肯德基、麦当劳的鸡腿鸡翅大快朵颐,可曾想过你啃剩下的食物残余会“流落”到哪里去?

  当然是变成垃圾,你理所当然地想。但是在有些国家,跟其他垃圾不同,这些肉类残余可能不会被人工处理掉最后归于尘土,而是经过二次乃至多次加工后摇身一变成美食,跑到穷人的饭桌上。

  餐厅产生的垃圾,流入另一个世界可能就变样了

  而且他们还不是被骗食用的,而是主动选择了这样真正的“垃圾食品”……

  吃别人吃剩的肉,或许,或许只是迫不得已

  从垃圾堆或餐馆厨余回收而来的肉类剩食,在菲律宾有一个专门的称呼:Pagpag。词语的原意是指“抖落灰尘或污垢”,在这里可以引申为“清除肉类残食上的脏东西”,以回收供再次食用。

  既然Pagpag是流行于菲律宾的称呼,那么其食用者自然多是菲律宾人,而且是穷得不能再穷的菲律宾人——比如菲律宾马尼拉贫民窟里的穷人。

  相当恶劣的条件

  说马尼拉的穷人穷到吃垃圾的地步也许会有人不信,毕竟马尼拉是菲律宾的首都。但这里的贫富差距不是一般的大,甚至有“死人的别墅,活人的贫民窟”之“美誉”。

  “死人的别墅”指的是那里的华人公墓——世界上最大最华丽的墓地。那里街道干净庭院优美,街边建筑里甚至连冰箱彩电都一应俱全。要不是这个地方没有活人,它就跟活的别墅一模一样。

  就问下图谁能看出这是墓地

  而“活人的贫民窟”也比较好理解。菲律宾约有2千万人住在贫民窟,十分之一就住在马尼拉。比较有代表性是汤都区(Tondo)贫民窟。

  从贫民窟到高楼,就那么几步

  汤都区是目前世界人口密度最高、但发展水平最低的地方之一,在这个区充满垃圾的河中,有时甚至漂着死人。对居住于此贫民窟里的穷人来说,接受教育、享受医保就不要想了,能连着几天不饿肚子,喝上干净的水,别住外边大雨屋里小雨的房子就不错了。

  河边一处居民屋

  所以,能吃上带肉的Pagpag对居民来说已经是巨大的满足。

  这种贫民窟里一户典型家庭的状态是:一位单身母亲,带着四个孩子住在贫民窟一座桥边的小破屋里,屋里没水,没电,没卫生间。妈妈每天靠帮人家洗衣服来维持生计,四个孩子都上不起学,14岁的大女儿已经开始打工补贴家用。

  河边玩耍的小孩子们

  马尼拉有无数个这样的家庭,他们每天从事看管墓地、帮人洗衣服、垃圾收集等工作,拿着每天20比索左右(2.53元)的工资,最大愿望就是买到的Pagpag上面的肉会厚一些。

  这里的贫民窟一片接着一片

  如果历史的进程不发生改变

  多数人的个人命运可想而知

  当买卖Pagpag成为日常操作

  那么Pagpag具体是怎样成为他们口中的食物的?这就要说到Pagpag带起来的“产业链”。

  最初,快餐店餐余的垃圾进入垃圾桶后会成为部分拾荒者的目标,他们把人们吃剩的垃圾食品从垃圾里挑拣出来,能吃的直接吃掉,

  太脏的扔了也可惜,就带回去洗洗,再煮沸一遍再吃。

  这事一传十十传百,越来越多的拾荒者发现垃圾堆里能吃的肉还不少,不吃真是太浪费了。最早开始吃的人也算是做了活体实验,并没有出现身体问题,于是更多的人亲自去垃圾堆里捡肉,有的甚至带给孩子吃。

  甚至吃得很开心

  吃肉的需求促进了剩肉市场的壮大,穷人们发现了其中的“商机”——可以把它们做成肉制品拿来卖钱。和所有商业蓝海一样,第一波有商业头脑的人赚到了钱,就不断有人加入进来,直到把市场空间全部塞满,成为竞争激烈的红海。

  对于Pagpag“从业者”来说,寻常的一天是这样的:

  每天凌晨三四点钟开始,他们就守在贫民窟垃圾堆前等待垃圾车的到来,待车内倾倒出无数垃圾之后,大人小孩一块上前去,从恶臭的垃圾堆中徒手分拣出残羹剩肉。如果只剩下骨头就丢掉,还有肉的话就先留着,紧接着分辨肉还“是否能吃”。

  天不亮就开始忙活

  是否能吃的标准也很简单,就闻闻味儿,馊了的不行。实在不行,也可以尝一口。

  剩肉收集完毕,就要进行精处理了,一般做法是将其洗净之后放入容器用开水煮一遍,把细菌脏东西都“杀死”,捞出来滤干后用糖、胡椒或者番茄酱等调味料再次加工,基本就完成了一批新鲜诱人的Pagpag。

  煮煮再加工

  处理完毕的Pagpag看上去比刚从垃圾堆里捡出来时要好很多,虽然如果告诉你它的来源你还是不会吃,但已然有资格去填饱穷人们的肚子了。

  “新鲜”炸鸡没毛病

  加工Pagpag的过程耗费了人力物力,拿来卖钱并不过分,但Pagpag的售卖价格比市面上的一手肉要便宜太多。菲律宾市面一只全鸡的价格约是145-160比索(约合18.43-20.34元),而一大袋子的Pegpeg的价格大约是50比索左右(约合6.33元)。

  18年11月份

  菲律宾肉价

  此外,街边也有小吃摊论碗来卖,价格不一。

  比如60岁的魯西恩就在街边开了家“有11年历史”的Pagpag的小吃摊,在当地小有名气。他们一碗Pagpag的价格约是20比索(约2.7元),每天都会有很多人来买。

  一名常客表示,“我经常吃Pagpag,因为真的很好吃,这家店卖的Pagpag很干净,所以大家都来买。”

  他们居然说这东西“很干净”…

  换了是你,你笑得出来吗?

  为了猎奇的游客可敢去试试?

  这些购买Pagpag的人知道食物的来源吗?显然是知道的,甚至连小孩子都知道,但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?

  很多人说因为穷,但,笔者觉得,或许还有懒+没思想(这就是缺乏教育的可怕吧)

  但,不可否认,这是他们唯一能负担得起的温饱。

  大人肯定知道,那孩子知道不?

  你可能都不敢想象,他们甚至会笑着对人说“在我们的这种生活状况下,这(吃Pagpag)帮了大忙。只花少量的钱,就能买到能养活一家子的一袋子肉,很值。”

  或许对他们来说,当活着成为人生的最大目标,尊严什么的,远不如Pagpag有用。

  对于Pagpag,外界怎么看?

  在外人看来,Pagpag的最大问题显然是不卫生。当有记者就健康问题向购买Pagpag的人询问时,他们中很多人表示自己有个“强壮的胃”,并且吃习惯了也没觉得有何不妥。

  有时候童年要看运气

  当然事实并非如此。

  菲律宾全国反贫穷委员会(National Anti-Poverty Commission, NAPC)声明,食用回收性食物的带来的健康风险包括摄入食物变质后产生的毒药、毒素,最终导致食源性疾病或营养不良,甚至罹患甲型肝炎,伤寒,腹泻和霍乱等病症,警告人们不要吃Pagpag。

  即便如此,一位售卖Pagpag的供应商声称,没有人因为吃了他卖的肉而死。同样,这些健康威胁对于把吃Pagpag当做幸福的穷人们来说,也是天边的浮云。

  他们基本都认为:

  “只要好好煮过,吃了就没事”

  不敢想象,这是多么大的“勇气”。

  一位名叫Ryan Telegrepo的穷人表示,自己以前只是偶尔才吃Pagpag,而现在几乎把它当成主食。他尝试过多种谋生手段但依旧贫穷如洗,如今他认为,想活着的话,就不能对食物太过挑三拣四。

  穷人们选择Pagpag是为生活所困逼不得已,要想改变现状,政府显然应该负起责任。

  菲律宾社会福利和发展部部长Dinky Soliman称,政府一直在尝试解决这个问题,探讨解决方案的同时也在对穷人进行现金援助。2015年,社会气象站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菲律宾的饥饿发生率有所降低,但也有人把这种现象归功于Pagpag的迅速蔓延。

  呕……

  社会媒体方面也给予了Pagpag现象更多的关注。

  2003年,菲律宾电视节目I-Witness播放了名为“Basurero”(垃圾收集者)的纪录片,讲述了穷人从快餐店的垃圾中收集剩菜的故事;菲律宾媒体集团ABS-CBN在2006年报道了相关事件并指出了Pagpag的健康风险;而在2012年CNN就此事报道之后,菲律宾的极端饥饿现象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;2018年2月,BBC也出了一个迷你纪录片科普Pagpag的形成过程。

  可以去找这个节目看一下

  下期持续更新其他菲律宾生活类资讯

  转载参考资料:

  http://www.79868.com/flb/eatpagpag

  这些报道有用吗?有用,至少让世界上更多的人关注到了这个视“吃垃圾”为寻常事的群体,并纷纷表达了来自人性之善的深切同情和感慨。

  但似乎也仅限于此了。从历史经验看,就算有国际食品援助,最终能有多少流入真正需要的人手里,其实非常可疑。真正治本的方法是帮助这些穷人脱贫,外人在其中能起的作用确实非常小。

  而即使没有生活在这样悲惨的境地里,我们也不能高兴得太早。粮食安全、食品卫生,都是关乎民生的大事,时时刻刻都应是最需要守护的底线。

妆尚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E-mail:@qq.com,我们将立即处理。

关键词:
分享:
上一篇:LINKS OF LONDON 呈献全新 ORBS 系列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